首页 新闻 市场 科技 财经 商业 地产 手机版
行情 股市 公司 动态 行情

网剧三年蜕变: 巨头入局平台加码 爆款剧密集诞生

来源:蓝鲸财经            发布时间:2017-11-27

网剧,这种原本处于内容鄙视链底端的内容文本,正在完成逆袭。文本阶梯结构重塑的背后,是渠道的改变和用户需求的不同,而这些改变造就一个新的网生内容时代。经过了三年多的快速发展,网剧的力量已经变得不容忽视。

网剧正在完成逆袭,并快速扩容。

无论是商业回报、用户口碑、制作水准、还是造星能力等,网剧行业都在吸引着更多团队加入。今年以来,三大平台纷纷宣布加大自制网剧内容;新兴制作团队通过网剧快速兴起;越来越多电影人也宣布加入。

11月24日,当华谊兄弟正式宣布入局网剧,公开剧集战略时,其商机便不言而喻;经历了乐视风波后,乐视影业更名“新乐视文娱”,重新出发、去贾跃亭化,新公司主营业务为电影、网剧;冯小刚、韩三平、周星驰、管虎、工夫影业等等,这些曾经在鄙视链顶端的优质创作资源,纷纷开始操刀网剧……

“互联网的介入,剧集市场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对于华谊来说,是老业务、新挑战。”华谊兄弟CEO王中磊说道。

网剧,这种原本处于内容鄙视链底端的内容文本,正在完成逆袭。文本阶梯结构重塑的背后,是渠道的改变和用户需求的不同,而这些改变造就了一个新的网生内容时代。经过了三年多的快速发展,网剧的力量已经变得不容忽视。

相关行业数据显示,2016年共有755部网剧上线,同比增长60.6%,总播放量达到约892亿次,增长25.5%;今年一季度,网剧上新93部,总播放量达323亿,相比去年一季度108亿的播放量,增长了2倍。

“智者的选择是一致的。”采访中,面对行业快速增长,及各方力量的纷纷加码,多位平台、制作公司的负责人都对21世纪经济报道发出了这样的感慨。

精品化

今年以来,几部爆款网剧接连上线。

《白夜追凶》开启了网剧的9分时代。目前,该剧豆瓣评分达9.0分,仅次于相对小众的《毛骗》系列网剧;《河神》、《无证之罪》均取得8.3分;正在热播的《你好旧时光》获得8.4分,同期同类型的《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也获得了7.7的评分……

几部爆款作品密集、连续推出,其间几乎没有空挡,这加速了网剧精品化时代的到来。10月底到11月初,三大平台的推介会上,也都明确提出了精品化战略,并表明了加大自制投入、聚焦头部内容的决心。

“今年在整个作品质量、品质上,其实是越来越高的。”爱奇艺副总裁、自制剧开发中心总经理戴莹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

品质的提升与平台自制能力、新兴团队的成长有着直接关系。

伍佰、王伟组成的团队在《白夜追凶》里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发挥。《白夜追凶》总制片人、阿里文娱大优酷影剧中心高级总监袁玉梅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在确定做《白夜追凶》的时候,剪辑师出身的王伟几乎是她心中不二人选,优秀的团队也是该剧成功的最重要因素之一。

这并非一蹴而就,实际上,伍佰和王伟此前已操刀过多个网剧项目,包括《心理罪》、《画江湖之不良人》等。而袁玉梅和优酷的自制团队,则经历了《万万没想到》、《寒武纪》等多部剧集。

新团队的成熟在各平台的自制剧里都有所体现。包括爱奇艺与小糖人文化合作的《你好旧时光》,双方此前已在《最好的我们》中有过默契的配合。

除了新人团队,行业“正规军”的加入也是促进网剧水准上升的关键因素。

这其中,腾讯视频与正午阳光曾有多次合作,推出了《鬼吹灯之精绝古城》等作品,企鹅影视副总裁韩志杰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未来会继续与专业团队的合作。“优质资源的投入,肯定会促使网剧精品化,也让制作水准达到另一个高峰。”

今年年中,爱奇艺宣布了与冯小刚、韩三平等电影人合作的项目。之后,便推出了与工夫影业(作品《寻龙诀》等)合作的网剧《河神》;韩三平担任监制的《无证之罪》。

戴莹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由冯小刚担任监制的《剑王朝》正在筹备,“他几乎把做《夜宴》的经验都分享给我们的创作团队,这对我们的创作团队真的有很大帮助。”

令戴莹感到意外的,是这些长期处于鄙视链顶端的电影导演对网剧的理解。她对记者回忆,一开始和三爷(韩三平)接触,他对网剧市场的判断和前瞻性就高于很多人。“根本不需要介绍网剧是什么,他会告诉我自己最近看了那个美剧,我们哪个剧可以像这样,他不需要任何的市场反应,就能判断未来。”

管虎的入局提供了很多思考。执导过《老炮》、《杀生》等多部优秀电影,管虎的网剧初体验交给了腾讯视频。“网剧的规模是不可限量的。”他曾公开表示。

三年蝶变

第一部网络剧诞生于2014年,是由白一骢团队打造的《暗黑者》,于腾讯视频播出。网剧甫一开始,便火力全开,迅速打开市场。这一年,是网剧井喷的一年,全网共205部、2918集上线,点击量超百亿。

“网剧一哥”白一骢也成为了行业最抢手的资源,奔波于各大推介会、发布会之间,多维度、同时操刀多个网剧项目。

“整个行业的发展是超出我预期的,我们没有做好准备。在一个大体量市场突然到来的情况下,所有机构都无法承载这么大量的剧。这个时候,我们必须要保持占有率和行业输出标准,这样的节奏是没有办法的事。”公司刚搬家不到一周,在还未完成装修的会议室里,白一骢这样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从《暗黑者》到《盗墓笔记》、再到如今多管齐下、没有间隙的工作节奏,白一骢或许是网剧行业最有代表性的见证人。

网剧三年,几乎完成了从鄙视链底端逐渐向上的蝶变过程,而整个行业也在三年里快速爆发。

2015年,“一剧两星”政策开始实施,即同一电视剧每晚在黄金时段播出的卫视不得超过两家、播出不超过两集;同时,广电总局规定电视剧播出期间,不得插播任何广告。这导致传统电视剧的开机量迅速下降,也刺激了网剧的快速爆发。由于拥有灵活的广告植入方式、营销方式等,网剧迅速受到善于投放影视的广告主青睐。

这一年,电视剧总产量为395部,同比下降8.2%;网剧则达到379部,同比增长85%、播放量274.5亿,增长1.1倍。

此外,两种文本审查流程的不同,也给网剧的生长提供了土壤。传统电视剧里,除了片方“自审”,还需提交总局报批,获得拍摄许可证,并将成片交由总局审核,获得播出许可;网剧则仅需平台自审,并上传至总局网站、形成节目编码,做备案。

爱奇艺高级副总裁杨向华曾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对于网生内容,总局会定期抽查,包括网络大电影和网剧。爱奇艺内部设有三审制,审查员经过专业培训,都具备审查证书,以保证平台自审的严密性。

此外,网络文学储备丰厚、游戏等衍生市场成熟、互联网时代对增量内容的需求、题材空间等,均为网剧发展提供了条件。三年多来,多种原因的交叉促进下,网剧以惊人的速度成长,并进入了内容导向的新阶段。

加码自制

《纸牌屋》让Netfilx迅速获得了自制内容市场,并为其带来收入和话语权,也让外界看到了流媒体的内容自制能力。《纸牌屋》也同时成为了国内流媒体的重要方向。

实际上,网剧的诞生与平台自制几乎是同步的。戴莹告诉记者,爱奇艺在2013年便意识到了自制内容的重要性。出于客户定制的商业需求,拍摄了很多自制内容,紧接着就做了《废柴兄弟》和《灵魂摆渡》两个项目。“当时就意识到自制是平台很好的发展方向,且可以为平台与用户的互动、延展提供空间。”

除了这样的基础逻辑,版权剧采购价格的不断攀升,也给平台带来了巨大的资金压力,这是目前全世界范围的流媒体都无法避免的问题。迫于客观压力和自身发展的需求,自制内容,成了平台最好的出路。

“我们会加大明年的自制投入,从数量和投资资源的占比上,都会进一步提升。”韩志杰明确表示,“发展自制,培养我们自己的制片人,培养跟上游竞争的能力。好处是可以拉到会员,另外自制的内容可以帮助我们有获取更多的潜在的权益。”

这几乎是平台在现阶段共同的方向。在完成一系列内部整合后,优酷也于今年快速加码自制内容,并按照用户习惯和商业模式,将剧集划分为黄金档剧集、超级剧集、网络剧集。这样的思路下,优酷相关业务负责人告诉记者,网剧和电视剧渠道的区别变得越来越小。受众的变化,带来本身行业的变化。这个时代对内容的趋势没有网与台之分。

“平台对内容的推动作用,带来资本的升级投入。平台不再是单纯的播出,而是成为制片行业的领军。”他说,而平台站在面对受众的第一线,数据和反馈更直观,成为行业变化和驱动的领导者。

相比传统电视台渠道日渐式微,这也是平台共有的优势。三大平台背靠BAT,也分别拥有不同的数据优势及用户黏性。

不过,即使拥有数据和用户优势,从成熟度来看,初入内容行业不久的平台自制军还是新生力量,需要在项目中历练、提升把控全局的能力。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获悉,在提高自制能力方面,除了与专业团队合作,三家平台都在培养自身的制片人团队。自制内容,按照合作方式和股权结构的不同,分为平台自制和合制两种。

在项目筹备过程中,平台制片人的角色是把控流程,摸索中国影视剧工业生产流程及生产经验。“从创意到组局、拍摄、后期、营销、上线,更为科学地把控全局。”优酷方面表示。

企鹅影视于今年开始自主控盘项目。目前,其自主控盘的项目包括《风声》、《快把我哥带走》,均采用内部制片人+外部团队的模式。“从头到尾把盘子组起来,过程中有很多挑战,但对于制片人团队是宝贵的经验。”

对于自制项目的评估,韩志杰表示,主要是播放量,商业化的预期,会员数拉动能力,口碑、品牌可持续性的预期,及好的自制内容跟平台上的连接度。

爱奇艺的制片团队目前有30余人,他们中有编剧出身、制片人出身、也有专业院校毕业的新人。在戴莹看来,制片人就是项目的产品经理,不同项目运作模式不同。“如果对方的制片人能力强,可以组建团队,我们就加入策划和讨论;对于强策划的项目,需要内部先制定开发方向,再由内部制片人寻找团队。”

商机爆发

华谊兄弟的入局,带来了更多的想象空间。实际上,在五大民营电影公司中,电视剧已经成为光线的主要收入之一。新乐视文娱也将网剧列为主营业务。与电影导演入局相同,网剧行业爆发的商机一定是最重要的考量因素。

对于平台而言,网剧收益主要是广告+会员。广告方面,热播网剧的单集植入价格已呈倍数增长,创意中插、创可贴等广告模式,也为其带来了可观的收益。

在戴莹看来,创意中插等广告模式还有很大的空间,如一线演员的参演等,未来会带动创意中插收益的二次增长。

会员方面,10月底,腾讯视频公布了其付费会员数据突破4000万,与去年的2000万相比增长了一倍。

阿里文娱集团轮值总裁、大优酷事业群总裁杨伟东在今年的优酷秋集上表示,未来的商业模式一定是收费会员为主,广告为辅、或没有广告模式。

不过,会员和广告的收益并不能覆盖平台巨额的版权费用,平台依旧处于亏损状态。但从长期来看,自制内容的商机会逐渐体现。芒果TV的一位负责人曾对记者表示,出于湖南台自身的内容优势,芒果TV目前虽然依然处于亏损状态,但已是所有平台中亏损最少的一家。

相比之下,制片团队的收益更加明确。在版权剧领域,一部剧的网络版权价已经超过电视台,且持续上涨,目前看不到价格的天花板。

网剧领域,平台介入较早的剧,会提前支付一定的费用,用于团队拍摄制作;中后期参与采购者,则主要以采购版权为主,这也是目前网剧制片公司的主要收益。

尽管如此,行业的扩容、平台对内容的需求和竞争等原因,也带来了网剧版权采购价格的快速上涨。“从投资收益来讲,今年的收益率还不错。”白一骢坦言。不过,在他看来,依靠版权买断的模式并不是最合理的,网剧最终也要走到分账模式。

在年中的爱奇艺世界大会上,爱奇艺公开了其针对网剧的“海豚计划”。即超级网剧招标计划,以招标+保底+发行分成的模式与合作伙伴共担风险,共享收益,并将网剧分为S/A+/A三个档次。保底部分包括制作成本和部分利润,最高单集可达800万,分成则涵盖互联网之外净收入的50%。

平台的尝试,会释放更大的商机,不过,这其中不变的逻辑是内容商业的金字塔逻辑。“机会与风险并存,但市场原来越规范,好的更好,差的更差。”上述优酷负责人表示。

不可否认的是,尽管只有几年历史,但网剧行业已经进入了黄金发展期。“大家会看到牛吃草,但会忽视是绳子牵引过来的,所有成功都是一步步过来的。”袁玉梅表示。

的确,从各平台目前储备的内容来看,网剧的进阶只是开始,下一阶段会释放更多的能量,这个行业或许比想象中更大。

时代变革提供的发展机遇下,这些活跃其中的弄潮儿们,谁将真正掌握话语权?现在就下结论,还为时过早。

【免责声明】 凡本站未注明来源为本站的所有作品,均转载、编译或摘编自其它媒体,转载、编译或摘编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时必须保留本站注明的文章来源,并自负法律责任。 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邮箱:247834384@qq.com
责任编辑:
首页 | 新闻 | 市场 | 科技 | 财经 | 商业 | 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