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市场 科技 财经 商业 地产 手机版
手机 业界 电商 数码 手机

这家互联网保险公司做起了手机维修的生意

来源:新浪财经            发布时间:2017-09-28

 色彩斑驳的原木背板,磨得发亮的真皮沙发,三脚架上支起的硕大聚光灯,裸露的红砖墙面······走进意时网董事长郁壮鸿(Tony)的办公室,就像到一个艺术创意空间。

办公室一角

“我们是一家以保险产品设计为核心的互联网公司,底层上是一家Fintech公司。”意时网董事长郁壮鸿开门见山地对《陆家嘴》杂志记者说,“我们的目的是用跨界的产品设计能力,利用网络行为大数据来进行风控,打造‘保险+’的商业模式。”

意时网成立于2011年,是最早获得融资的互联网保险公司之一。“意时”的名字源于公司的英文名称INSTONY的音译(“做保险的Tony”之意),同时也有解用户之困于“意”外之“时”的涵义。

意时网目前保单持有人已达5000万人,旗下的黑板擦APP累计下载量达到500万次。旗下有多款具有互联网思维的创新性保险产品,比如在手机旅游领域推出“PaTica”和“漫鱼”两个子产品和服务。

“保险+服务”模式

保险不太好卖、同质化竞争很激烈,是保险市场普遍存在的问题。“只有做服务,做这行业大家不能做的事,我才能不一样,这样才能提高竞争门槛。”郁壮鸿说。

保险涉及到多种场景下服务的可能性,比如购买旅游保险可以附送全程WiFi、SOS全球救援服旅行服务,汽车保险可以与上门洗车服务相结合,手机碎屏保险可以与手机维修服务相关联。

以手机碎屏保险为例,通常情况下,投保人手机碎屏,保险公司会赔钱,但意时网赔的是服务,会派人上门把手机给修好。

让人意外的是,意时网并没有把手机维修服务外包,而是专门在深圳(靠近中国最大手机零配件集散中心华强北)成立了一家维修手机公司。

郁壮鸿表示,保险和手机并不是简单的相加,保险核心是风险控制,如何能够更好地控制风险,是手机碎屏险能否成功生存和壮大的一个主要的原因。

如果将手机维修服务外包给一个供应商,供应商当然是希望维修手机越多越好,这其实与保险行业的利益是相冲突的。“一旦我拥有自己的手机维修服务,我们会平衡两边的利益,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风险控制。”他说,有了自己的服务能力,不仅零配件的成本得到了控制,而且公司还拥有了很大的风险控制能力,在定价上就会比一般的保险公司定得便宜,最后的赔付率也会下降。

另外,手机维修行业的一个最大问题是很难获客,跟保险相结合之后,就锁定了大量的手机维修用户,使手机维修服务的公司成本要比市场竞争对手低,同时又能够向相关业务延展,比如手机内存升级、正常的手机维修(又会带来保险销售),以及二手手机市场(又会产生保险销售的需求)。“我们现在每天二手手机就能够卖掉一两百台,一台二手手机价格在2000到3000元左右,每天仅二手手机的营收就有几十万。”郁壮鸿说。

据郁壮鸿透露,意时网旗下的手机维修公司已经成为手机维修行业屈指可数的领先者,对整个手机行业发展的推动也很大,并且有实力对接很多大型渠道比如保险公司提供配套手机服务,也即将上线京东二手手机平台。

“‘保险+’的创业模式,让两边的行业成本都比原来有下降,而且是大幅度下降。”郁壮鸿说。

据了解,意时网在旅游、汽车等多个行业都在进行“保险+”的实验,在这些行业都成立了独立的子公司,目前意时网在手机维修、旅游、汽车行业已经拥有了较为成熟的“保险+”产品。

基于互联网的金融科技产品设计公司

保险产品设计传统上都是由保险公司自行完成的,绝大部分互联网保险创业公司,主要是去卖保险公司的产品,作为一个中介推介或比价的平台。而意时网是从底层通过互联网和大数据以及金融科技手段去改变保险的定价模式、保险的风险控制、保险的服务和保险的下单服务流程。

保险产品的核心——风险控制也是意时网的核心竞争力,而风险控制有很多手段,意时网可以主动地去影响和改变风险。比如2015年意时网与百度手机卫士以赠送手机碎屏险的方式进行合作推广,为了尽可能排除手机屏幕已经破碎恶意骗保的用户,意时网提出只有投保人通过打地鼠游戏才可以获赠手机碎屏险。意时网在一天就开发出游戏软件,在一个星期之内完成对接,这一合作让百度在一个月之内完成了全年的KPI指标,意时网收获了百万真实的APP手机用户,成为当年互联网保险行业的一个教科书式的经典案例。

郁壮鸿(Tony)

郁壮鸿(Tony),毕业于中央财经大学国际保险专业,曾经在保险经纪公司以及知名保险公司(包括:China Re, Marsh, RSA,AIG等)担任市场管理及渠道负责人。2010年年底他从AIG辞职,与中央财经大学校友夏宁峰合伙创办了意时网。郁壮鸿创业伊始就将意时网定位为一家去改变产品的公司,而不是只改变销售方式的经纪公司或代理公司。

“保险公司的最大问题就是一成不变,保险行业有很多的大家解决不了的困惑,但是在保险公司内部因为组织架构和人员组成固化,商业模式已经持续几百年,很难再变化,所以我们当时就考虑是否在外面更容易去改变这个行业。”

郁壮鸿是一个自带设计属性的“IP”,他喜欢研究各种各样的东西,他对自己的评价是,在每件事情上务求两件事,一是如果感兴趣就要把它研究到极致,第二要最短的时间研究到极致,随后再去研究一个新的领域。

他平时有两大爱好,一是改装摩托车,为此还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今年改装的一辆哈雷摩托车甚至入围了改装大赛全国十强。他的另一大爱好是看书,他博览群书,他告诉记者对他影响最大的书是《atlas shrugged》。创业多年来,郁壮鸿平均每天都要工作16小时,为了维持创业充沛的体力,他也保持着运动的习惯。

在他眼中,产品设计的起点主要还是消费者的体验,就是能否大规模地去把一样东西让消费者接受。在他看来,原有的数据对互联网产品是失效的,必须有即时的产品行为数据才能产生大数据。“作为一家创新产品的公司,之前的数据对于我们的新产品产生的数据有一定借鉴意义,但意义不大。如果我产品本身都改变了,那整个数据是不是都改变了?”

估值被低估

2014年 3月,意时网获国泰君安力鼎资本2500万元天使轮融资,2015年3月获国泰君安力鼎资本及VC同创伟业等券商投资机构的数亿元A轮融资。2017年,意时网上榜36氪2016年度“氪估值”排行榜200强,以估值33亿位列第133位。

作为最早拿到融资的互联网保险企业之一,意时网的成立时间比当红的众安保险还要早。而9月18日,众安在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在香港开始正式招股,受到市场热捧,按照招股价测算,市值将会达到800亿港元左右。

对此,郁壮鸿表示,众安的情况跟意时网很像,众安作为一个新公司,从一开始就有机会去改变一些保险产品的设计模式,双方在一些商业模式上的理解应该有相似之处。

郁壮鸿分析称,众安的估值有其合理性,因为它的估值不单单代表现有的业务水平,它还有强大的股东背景,这就是战略投资人的价值,这毋庸置疑是资本市场很大的砝码。这也是意时网与众安的最大区别,意时网没有特别大的可以依赖的战略合作伙伴,现在的合作伙伴都是“用产品在说服对方,而不是用资本的强纽带把大家拴在一起”。

但在郁壮鸿眼中,意时的优势在于,团队在产品的设计、品牌的打造、服务的落地、技术的研发方面的效率更高,“保险+服务”这样的商业模式已经形成了产业延展,并建立了一系列的品牌。他认为,意时的估值远比现在市场给予的估值要高,一方面得益于众安对于整个行业估值的推动,另一方面随着自身业务规模的发展,意时网的估值也会越来越高。

意时网对投资人也将有所选择,主要是希望吸引在资源整合、产业协同方面对意时网真正有帮助的战略投资人。

此前郁壮鸿曾经考虑到新三板挂牌,但是由于新三板挂牌公司大多表现一般,现在去新三板挂牌已经不再是他的选项。他目前考虑的是在各个行业成立知名的品牌,如果有机会甚至会考虑把各个子品牌独立拆分进行融资或上市,由于金融科技(Fintech)在全球热度比在国内更高,也不排除去美国上市的可能。

郁壮鸿表示,意时网的短期目标是提升规模、建设团队和将盈利性做大,而盈利性主要体现在产品设计的门槛上,第一天盈利不代表一直能盈利,要对模仿者形成进入的门槛。“从消费者的角度,让消费者直接感受到保险的服务,改变大家对于保险偏负面的形象,从而改变世界,这是我们的长远目标。”

【免责声明】 凡本站未注明来源为本站的所有作品,均转载、编译或摘编自其它媒体,转载、编译或摘编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时必须保留本站注明的文章来源,并自负法律责任。 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邮箱:247834384@qq.com
责任编辑:
首页 | 新闻 | 市场 | 科技 | 财经 | 商业 | 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