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市场 科技 财经 商业 地产 手机版
业界 业界 电商 数码 手机

那个逃离北京的程序员说:我想工作到70岁

来源:36Kr            发布时间:2017-11-22

“逃离北京”。

这个带有梦幻色彩的词是如此代价高昂,以至于对不少人而言成为一种奢侈的选择。而踏上这条“逃离”之路的实践者们,是否真的收获他们想要的东西?

“逃离北京”究竟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家是什么?家应该是一个港湾。人可以在这里休息、恢复,得到向上的力量。

严格来说,老神仙不算是一个“逃离北京”的程序员,因为在 2012 年 10 月之前,他并没有在北京长期居住过,而是一直居住在上海市闵行区英特尔亚太研发中心附近的一间租来的小公寓里。

但是严格来说,老神仙也不算是一个“逃离上海”的程序员。2008 年,博士毕业的老神仙离开了自己待了整整十二年的中科大,加入了英特尔。从加入英特尔的第一天开始,他就可以不用待在上海,因为他的工作合同里定义了他远程办公的权限。

老神仙从来没想过要常住在上海。他对英特尔那位希望招揽他的前辈提出这条远程办公的要求之后,那位前辈费了很大的心思为他争取。而之所以能成功的申请到这条权限,可能是因为那时的老神仙已经是全中国最顶尖的 Linux 内核开发者之一。

嘉宾简介:吴峰光博士,毕业于中国科学技术大学自动化系。他在 1998 年开始学习 Linux,2005 年开始做流媒体服务项目,期间开始向 Linux 内核社区提交改进 IO 性能的文件预读算法代码,该算法代码经过多次改进后被官方正式接纳。之后,吴峰光多次受邀参加 Kernel Summit。2008 年,吴峰光加入英特尔公司开源技术中心,同年继续向 Linux 社区提交了页面回写算法代码。之后几年间,吴峰光又对 Linux 内核的内存机制进行了一系列改进。2012 年,吴峰光开始建设为 Linux 上游社区提供自动化测试服务的 0day/LKP 系统,上线后极大的降低了新内核发布的编译与启动错误、性能 regression 等问题,获得了广大 Linux 内核开发者乃至 Linus Torvalds 本人的好评。

大学期间,他的同学们给他取了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绰号——“老神仙”。

加入英特尔之后,老神仙曾在广西巴马远程办公过三个月——那是一个他非常喜欢的地方,可以天天爬山。但是除了那三个月之外,老神仙却几乎都待在上海。原因是,他觉得在上海这样的大城市里更容易找到一个女朋友。

然后在 2012 年 10 月,他到北京来开一个会。

在 2012 年 10 月之前,懒菜君已经在 51CTO 做了两年的 Linux 频道技术编辑,接触过不少运维,却还没见过 Linux 内核开发者。

然而就在 2012 年 10 月 13 日那一天的中国 Linux 内核开发者大会上,她不仅生平第一次见到了上百个 Linux 内核开发者,还被一位大牛搭了一句讪:

“请问你知道麦克风在哪里吗?”

“对不起,我也不清楚哩。”

之后的几个星期,老神仙没返回上海,而是在北理工大学的招待所住了下来。

又过了两个月,懒菜君加入了 InfoQ,两人开始在望京过起了合租生活。2013 年 5 月底,两人领证。

“感觉就像是一个神仙从天而降,正好掉到我面前。”

“那个时候,每天都无比期待早上的到来。早饭做好的时候,清晨的阳光恰好洒在饭桌上,映照得满室通红;我们两人面对面坐着,吃着早饭,幸福得快要融化掉了,觉得一切都如此不可思议。”

“可是按老神仙的话说,那个时候虽然很美好,但是一直在消耗。”

2013 年 8 月的某一天,北京经历了一次 PM2.5 爆表,恰好赶上老神仙全天都在户外参加活动。回家之后,神情憔悴的老神仙对懒菜君说:

“我们离开北京吧。”

“我从很早以前就发现,空气质量对我的身体状态、精神状态影响特别大。有时候到了空气清新的山里,身边的其他人好像没什么感觉,但是我立刻就能感受到那股能量从身体里冒出来。但是在一些空气不好的地方,比如很多公司的办公室里,身边的其他人好像没什么感觉,我却能很明显的感觉到那些装修的污染对我身体造成了伤害。”

“当时他说要离开北京,你是怎么想的?”

“我觉得没什么不可以啊,反正当时我的工作也可以远程。我当时还想,这下终于有机会可以体验一把浪迹天涯的侠客生活了:)”

2013 年 9 月,两人退掉了在望京租的房子,一人拉着一口箱子背着一台电脑到了上海。老神仙之前在闵行租的房子早已退掉了,两人住进了酒店。

2013 年冬天,上海也遭遇了严重的雾霾。

2014 年春节,两人在老神仙的老家浙江度过。

“其实在老家有吃有喝,也住的挺舒服的?”

“浙江的空气也一般。”

2014 年春天,两人在上海四处看房,最后在靠近海边的临港新城买了一个房子。

“觉得海边的空气会好一些吗?”

“是啊,而且那里房子便宜嘛。但是房子里面总有潮湿发霉的味道,他不肯住进去呀。”

2014 年夏天,两人回到北京参加活动。在怀柔团建时,懒菜君忽然决定在怀柔租了个房子。

“觉得郊区的空气会好一些吗?”

“是啊。可是他一直觉得屋子里有甲醛污染。那是个 90 年代装修的老房子了。”

“其实以前一直会不理解,为什么同样的天气,同样的室内环境,别人就能住,别人就能办公,就他待不了?也会跟他说是不是‘心理作用’,但是一说他就不高兴。但在怀柔到后来的时候,我看到他身上已经起那种小红点了,直到那个时候我才真正吓一跳。然后当时就明白了,不管是不是‘心理作用’,但这伤害是实实在在的。”

“其实有这种红点出来的话,已经是相当深入的伤害了。”

“那时候就意识到,一个人的感受也是一种很真实的存在。”

逃离第一年,两人都已经疲惫不堪,工作效率也落到了低谷。

2014 年秋天,两人退掉了在怀柔租的房子,再次南下上海。

2014 年冬天,两人在美国的波特兰度过。

“其实波特兰的空气挺好的。为什么我们没考虑在那边常住呢?”

“好像我一直没想过要在国外定居的事情。我总觉得还是住在国内更好吧。”

2015 年夏天,两人到深圳参加 ArchSummit,顺便考察深圳。

“其实深圳的空气倒是挺不错的。”

“但是实在太过潮热啦。总吹空调也受不了。”

会议上,一位朋友建议两人去云南。

2015 年 7 月,两人踏上了云南的土地,住进了楚雄紫顶山。

“山里的空气应该挺好的吧?”

“他不喜欢那座山上的味道,住了一晚上就自己下山了。”

2015 年 8 月,两人到了大理。

“大理其实也还不错?”

“大理的风太大了。”

2015 年 9 月 30 日,两人来到了腾冲,住进了和顺古镇的客栈里。

“来了之后就很喜欢。”

“来了之后就感觉第一个印象:相当相当相当的空气清新!不是一般的清新,而是说在这里面走,直接就感觉有种神清气爽、有一种提神的作用。这个就相当好。”

“然后还注意到就是那边的和顺吗?当时在那个草丛里面的虫子叫,叫的好欢啊!都不知道有多少虫子藏在这么一小片草丛里面,各种各样的叫声,有一定韵律的叫声,就说明这个地方生态相当好。”

“生态好,空气清新,这就很好了,是可以长住的地方。”

“原来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可以让他满意的地方啊。”

逃离第二年,两个人两口箱子、两台电脑、浪迹酒店的生活,终于告一段落。两人现在住的地方,是 2016 年春节前在腾冲新城区购下的一套房子,自 2016 年 12 月完成装修以来,两人已在此居住了大半年。

若你要问“逃离北京究竟是一种怎样的体验?”,那么就老神仙和懒菜君的经历而言,就是一地狗血鸡毛的体验。

但是这一地的狗血鸡毛值不值呢?现在回头看来,还是相当的值。

对懒菜君而言,最大的收获是观念的改变。原来老神仙并不是矫情,他对生活环境的追求完全是正当的。只不过因为“清新的空气”在这个时代太过奢侈,这种正当的追求反而看起来不正常了。

“以前会觉得——尤其是刚做 IT 媒体最初那几年会觉得,互联网简直是世界上最神奇的东西。然后,技术可以改变世界,让生活更美好。”

“至于房子,那不都一样吗?住哪里不是住呢?”

“但是,结婚后,慢慢的经过这些磕磕碰碰,然后有了自己的房子、装修,有了自己的生活……逐渐会发现,其实让世界变得更美好的,不是那些其他人做了什么创新,而是自己的生活、自己身边重要的人的生活。”

“原来自己过去所享受的、父母所建设的家庭,那些建设的过程是这样的不容易。原来是自己以前把生活想得太简单了。”

“每天吃什么,每天什么时候睡觉,每天呼吸的空气,原来这些才是人幸福的根源。”

对老神仙而言,他的目标一直都是不变的。他一直在找这样一个家,然后他找到了。

“家是什么?家是港湾,人可以在这里休息、恢复,得到向上的力量。腾冲就是这样的一个家。”

“对我来说,来到这里可以用一个词来概括:以退为进。”

早在他加入英特尔之前,他就一直有这样一个明确的目标,所以才会提出远程办公的要求。

“我的目标是要工作到 60 岁、70 岁。我要保持很好的状态到 60 岁、70 岁。我不想 50 岁就消耗光了,这样对自己、对社会都是一个浪费。”

“我的身体是经历过高峰、经历过低谷的。低谷的时候,那基本上就是呆子一个,干不了什么事情。高峰的时候,无论是工作、学习、玩耍,那都是酣畅淋漓。正因为我有这种经验,我知道高峰状态的身体能带来多么大的价值,所以我非常非常的珍惜这个身体。”

“身体是所有产出的源泉,身体是人幸福的根基,身体是真正的宝藏。”

“然后,因为你有了这样的观念——你认定身体对你是最重要的,一个好的环境对你是最重要的,你才会不惜付出一切代价来找到它。”

对你来说,什么才是最重要?

逃离并不是目标,要去哪里才是目标。有了要去的方向,逃离才变得有意义吧。

最后,感谢为本次拍摄提供帮助的旺居公寓与闲情偶寄客栈的朋友们~

比逃离北京更艰难的,是仍在创业路上...

【免责声明】 凡本站未注明来源为本站的所有作品,均转载、编译或摘编自其它媒体,转载、编译或摘编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时必须保留本站注明的文章来源,并自负法律责任。 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邮箱:247834384@qq.com
责任编辑:
首页 | 新闻 | 市场 | 科技 | 财经 | 商业 | 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