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市场 科技 财经 商业 地产 手机版
国际 国内 产业 宏观 股市 公司 动态 行情 业界 电商 数码 手机 银行 理财 数据 金融 产经 生活 评论 观察 房产 家居 趋势 楼市

公司为员工植入芯片,这会是未来的大势所趋吗?

http://www.tzgcjie.com 来源:medium.com            发布时间:2017-11-24 11:27:59

       如果有一天,上班的时候,老板告诉你要在你身上植入芯片来“打卡”,你会接受吗?

​几十年前在科幻作品中才会出现是识别技术,现在已经成了很稀松平常的事情。现代生活中,刷脸、指纹解锁、虹膜识别就跟刷卡一样平常。芯片识别大家应该也很熟悉,各种证件、护照、身份证里都有这样的芯片。而植入式芯片在动物身上的应用也已经有几十年了,发展很成熟。但是如果有一天,上班的时候,老板告诉你要在你身上植入芯片来“打卡”,你会接受吗?Amal Graafstra是一个美国的一个科技创业者,他因为讨厌开门、讨厌钥匙,在自己手中植入的 RFID 芯片,配合读卡器,他就能轻松出入自己的家和办公室。但是成为一个“半机械人”,会是未来的潮流吗?本文编译自medium的原题为“Microchipping workers is a thing. Should it be?”的文章

Amal Graafstra 本人

每当Amal Graafstra迈入自己的办公室、登入自己的电脑,或者走进家门,他都不需要四处摸索钥匙,不用找电子卡,连输密码都不需要。他只需挥一挥手,就能进入了。

那是因为Amal Graafstra身上植入了芯片。

Graafstra在手掌里植入了一个细长的电子设备,大约一厘米长。这个设备依靠近场通信技术(NFC),让联网的门或其他设备识别确实是他走近了。 Graafstra需要与目标保持几厘米的距离,设备才能正常工作,大约两个磁铁吸到一起时的距离。

近场通信(英语:Near-field communication,NFC),又称近距离无线通信,是一套通信协议,让两个电子设备(其中一个通常是移动设备,例如智能手机)在相距几厘米之内进行通信。 NFC 被用于非接触支付系统,如同过去的信用卡与电子票券、智能卡一般,将允许移动支付取代或支持这类系统。NFC 应用于社交网络,分享联系方式、照片、视频或文件。具备 NFC 功能的设备可以充当电子身份证和钥匙卡。NFC 提供了设置简便的低速连接,也可用于引导能力更强的无线连接。

Graafstra设想,在不远的将来,很多人身上都会植入芯片——不管是需要有进入警备森严地区许可的雇员,还是需要有读取敏感信息、获取重要文件的权限的任何人。他说,给雇员植入芯片或许会是下一代人在企业安全方面选择的解决方案。比起密码、身份证卡片、甚至是面部识别这类生物学信息,芯片被黑的可能性比较小,而且完全没有任何“阻力”。

植入芯片包括金属芯片和天线组成,包裹在生物兼容的无菌玻璃圆柱体里。植入芯片之后,员工就无需使用徽章,密码或钥匙,他们也不用担心忘带或丢失这些新居,公司也不必再花费太多的精力和时间来管理这些凭据,“Graafstra说。 他公司的芯片可以由国家注册的人体穿孔器来植入。

Graafstra在“给公司雇员植入微型芯片”方面有很大的利益。 他经营的创业公司Dangerous Things,将这项技术出售给其他公司。 Graafstra说,公司采用这样一个前卫的名字,是为了吸引那些早期采用者,特别是通常渴望应用新技术的企业。 他说,在2016年,Dangerous Things售出了3万至4万个植入式设备。 虽然全世界只有五家公司正式向他们的工作人员提供Graafstra公司的产品,但他表示,这并不意味着这些公司是唯一愿意尝试可植入芯片的公司。

Graafstra说,苹果,谷歌和三星的员工也有进行采购,尽管这些公司并没有正式承认对这项技术的兴趣。 买家当然“不会站出来承认出来说'我们打算给员工植入芯片',他们可能只是试用一下,看看是否有趣...... 我觉得,有更多公司给员工买了这些东西,但不是向公众披露,也不会挂在嘴边。“Graafstra解释说。

微型芯片公司在今年夏天获得了全美的关注。自从Three Square Market,威斯康星州的一家自动贩卖机公司,让员工自愿植入微型芯片。Three Square Market公司还邀请了第三方公证,他们将芯片植入大约50名员工手中。 借助这些设备,Three Square Market的员工可以打开门,登录电脑,并用手轻轻一碰就能买到零食。这些芯片是由瑞典BioHax International公司制造。

我们不觉得植入芯片是一件很怪异的事,一开始我们也确实觉得奇怪,但是你也可以说‘芯片不错嘛,挺与众不同’。

——Three Square Market 的CEO Todd Westby

其他公司也可能效仿:Three Square Market与瑞典BioHax International合作,成为其在美国独家经销商。Three Square Market的CEO托德·韦斯比(Todd Westby)告诉一位电台记者,很多不同公司,包括医疗保健团体在内,都对微型芯片表示很有兴趣 “如果你是一家科技公司,这样的新鲜事其实很令人兴奋,”韦斯特比在八月份告诉CNBC。 “我们不认为这很奇怪了。 我们一开始决定这么做,只是因为我们认为这足够新奇...我想你可以说'很酷嘛,与众不同。'“

除了Graafstra之外,Dangerous Things的另外四名员工已经被植入了电子设备,插在他们的手中,在拇指和食指之间; 在他们的手臂上,在手腕上方; 或者在小指下面的肉肉的部分。

植入芯片是什么感觉? Three Square Market的韦斯比(Westby)向CNBC表示:“就跟穿皮鞋时,小脚趾有点被压到的感觉一样。”

尽管Westby和Graafstra对微型芯片热情高涨,但并不是所有人都为植入微型芯片的可能感到兴奋。 一方面,隐私方面就存在大问题。 美国亚利桑那州立大学跨学科研究小组,全球安全计划主任杰米·温特顿(Jamie Winterton)表示:“除了隐私问题之外,设备如何访问网络? 数据是否经过加密? 收集什么样的数据,存储时间多长?”他还说,“这个设备上应该存储多少隐私信息?这个问题在隐私方面就会引起另外一些争议。”

而且雇员们是不是真的能相信,雇主在工作时间之后不会追踪他们呢?杰米说:“我希望收集到的数据只包括对雇员的识别,'确认,这是某某,某某正在进出建筑物,”

除了隐私问题之外,还有一个问题:植入式芯片提供的便利性和安全性,是否太令人觉得毛骨悚然?或者,在雇佣关系中使用芯片,是否太“过分”了?Challenger, Gray & Christmas是一家聘用和再就业公司,其副总裁Andrew Challenger说,设备的“侵入”性会减小它的吸引力。 Challenger的公司跟踪调查各种职场趋势。“如果这是一个发展大趋势,那我会瞠目结舌。”

Challenger说,其实我们不需要微型芯片,因为每个人都携带着智能手机。 手机里大多数都包含射频识别编码的存储芯片,能在手机上存储信息“我们不需要为此去做植入手术。”

Graafstra说,微型芯片应该不会引起隐私问题。 他说,设备植入之后,只会靠近读取设备、需要读取信息的时候“通电并完成工作”。 他认为,能够真正拥有一个在人身上、不会受到攻击的“密码令牌”,这在以后会越来越重要。

网络安全风险市场研究公司的创始人兼主编,史蒂夫·摩根(Steve Morgan)说,虽然植入式设备“比连接有键盘的设备更安全”,但单靠这一点,无法使所有怀有恶意的“不良行为者”望而却步。

“在指挥系统的某个环节,有一些人能获得访问所有数字设备 - 即每种类型的软件和硬件的权限,不管合法还是非法访问。 这些设备也包括植入物。

——史蒂夫·摩根(Steve Morgan)

摩根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这样回复说。 例如,目前有新发现,植入式心脏起搏器的漏洞对患者可能有影响。这就突显了嵌入式技术其实并不安全。 摩根说:“社会面临的最大风险,是大家存在一些误解,有了一种虚假的安全感,并认为最新、最伟大的创新都能防黑客。”

【免责声明】 凡本站未注明来源为投资观察界:www.tzgcjie.com的所有作品,均转载、编译或摘编自其它媒体,转载、编译或摘编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时必须保留本站注明的文章来源,并自负法律责任。 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邮箱:247834384@qq.com
责任编辑:
首页 | 新闻 | 市场 | 科技 | 财经 | 商业 | 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