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市场 科技 财经 商业 地产 手机版
产经 产经 生活 评论 观察

银行同业理财占比腰斩,委外告别野蛮生长

来源:第一财经APP            发布时间:2018-02-06

随着银行委外的管理趋严,银行资管产品蓬勃生长的态势也正在发生逆转。近日,记者从一家银行固收投资经理处了解到,此前该银行本计划成立面向农商行的投顾型委外产品,也因顺应监管形势而搁置。

从负债端到资产端,委外链条扮演着怎样的角色?恒大集团首席经济学家、恒大经济研究院院长任泽平在其最新报告中介绍称,委外链条可以分为“企业和居民—表外理财—委外投资—债券市场”以及“大行—同业存单—中小行—委外投资—债券市场”两种模式。他进一步判断,未来合规的委外不会消失,而“异化的委外”市场将逐渐出清,委外野蛮扩张已成过去,转型升级势在必行。

从底层资金来源上看,第一财经记者注意到,银行理财的初始资金来源近九成来自于企业和居民,而来自金融同业占比已经进一步压降。中债登日前最新发布的《中国银行业理财市场年报(2017年)》显示,截至2017年末,同业理财余额占银行理财比例仅为11%,相比2016年同期近乎腰斩。

产品模式与投顾模式

从操作模式来看,任泽平称,委外的模式一般分为产品模式与投顾模式。

在产品模式下,商业银行等委托人将自营或代客理财资金委托给证券公司资管计划、基金公司与基金子公司专户、信托计划等受托人在约定的投资范围、业绩比较基准等范围内进行管理。

根据交易结构、标的投向的不同,产品模式委外又可分为“平层委外”和“结构化委外”,或纯债类、债券增强类、多资产混合类等不同细类。大型商业银行、股份制商业银行多采用产品模式。

另一种模式则为投资顾问模式。在这种模式下,资金仍在银行自己的账户上,投资交易由委托人自己操作,受托人仅作为投资顾问提出操作指导。

任泽平进一步介绍称,该模式委外一般为平层纯债型结构,委托资金的投资会受到限制,无法进入交易所市场进行债券交易、不能投资国债期货等衍生品、不能做资金结构分层等。从受托人来看,农商行等地方金融机构受到政策条件限制,多采用投资顾问模式。

委外因何而兴?任泽平认为,其根本原因在于逐利动机,通过委外利用监管空白或短板。金融机构受制于监管,不能肆意扩张资产与负债。为摆脱制约,其不断自我拓展资产负债表的内涵与外延,委外正是这一逐利思路的产物。

而委外产品兴起的直接原因,则是负债成本上升的同时传统资产收益下降,非标或交易性资产收益高。在传统信贷资产不能有效覆盖负债成本、自身条件受监管约束的前提下,只有寻找表外高收益非标资产或转变交易模式进行套利。

委外链条的两个序列

委外业务的资金去向如何?第一财经记者从银行业理财登记托管中心获悉,从资产配置情况来看,标准化资产是银行理财资金配置的主要资产,其中,债券资产配置占比为42.19%。

银行同业理财占比腰斩,委外告别野蛮生长

从负债端到债券为主的资产端,委外链条究竟扮演着怎样的角色?任泽平表示,委外链条可以分为两个主要序列。

第一种模式,是“企业和居民—表外理财—委外投资—债券市场”,银行理财分为保本和非保本两类。任泽平称,保本理财实为结构性一般存款,与非保本理财产品“代客理财”的资产管理属性存在本质差异,需要纳入表内核算、监管上视同存款。而非保本理财基于其或有的风险承担性质,不纳入表内,不需计提风险资产,不占用资本金,更具政策优势,因而近年得以迅速扩张。

从底层资金来源上看,第一财经记者注意到,银行理财的初始资金来源近九成来自于企业和居民,而来自金融同业占比已经进一步压降。截至2017年末,同业理财余额占银行理财比例仅为11%,相比2016年同期近乎腰斩。

第二种模式,是“大行—同业存单—中小行—委外投资—债券市场”。任泽平称,自营资金中可操作性最强的部分是同业资金,其主要包括线下同业存放、同业拆借、债券回购交易、发行同业存单等。据其统计,截至2017年11月债券市场同业存单托管余额为8.1万亿元,已呈现掉头向下趋势。

转型升级势在必行

中信证券固收首席分析师明明称,根据2017年第二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央行将于2018年一季度评估时起,将资产规模5000亿元以上的银行发行的一年以内同业存单纳入MPA(宏观审慎评估体系)同业负债占比指标进行考核。

根据商业银行三季报数据进行估算,明明发现,共有6家股份制银行及城商行的同业负债占总负债比例超过33%,其中2家超过40%。

明明还提到,不同于MPA中关于同业负债的考核仅是针对资产大于5000亿元的商业银行,同业存单发行备案制度则是面向全部商业银行,可见存单发行备案制度相比三分之一的红线考核更为严厉。这标志着监管层对于同业存单监管的思路有所改变,从原有的“配额制”管理转向真正的“限额制”监管。

任泽平认为,尽管同业存单是“中央银行+商业银行+影子央行+影子银行”货币信用创造2.0体系下的必然构成部分,但随着同业负债规模、杠杆交易、投向管控的持续增强,其未来增速也势必会放缓。

他进一步判断,未来合规的委外不会消失,“异化的委外”市场将逐渐出清,委外野蛮扩张已成过去,转型升级势在必行。

不难发现,委外及同业等乱象存在的一个根源在于各类资管产品的多层嵌套,监管机构难以真实穿透底层投资标的或上游合格投资者。分业经营与监管的存在,使得对某一领域的规范与量化约束并不能有效制约委外等资金流的不合理流动。任泽平认为,资管新规对全领域资管业务统一规范的明细要求一旦落地,势必会对市场产生深远影响。

而据第一财经近日了解,《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正式稿有望在“两会”前出台,与征求意见稿相比将更加严谨更有操作性。

就此前市场争议的“新老划断”的过渡期是否会延长,接近监管人士对第一财经透露,“应该会有适当延长,但核心不是延长多少时间的问题,而是如何将表外业务回归表内,变相的账外经营不能再继续了。”

【免责声明】 凡本站未注明来源为本站的所有作品,均转载、编译或摘编自其它媒体,转载、编译或摘编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时必须保留本站注明的文章来源,并自负法律责任。 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邮箱:247834384@qq.com
责任编辑:
首页 | 新闻 | 市场 | 科技 | 财经 | 商业 | 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