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市场 科技 财经 商业 地产 手机版
国际 国内 产业 宏观 股市 公司 动态 行情 业界 电商 数码 手机 银行 理财 数据 金融 产经 生活 评论 观察 房产 家居 趋势 楼市

照看家属限制了大量农村劳动力外出

http://www.tzgcjie.com 来源:第一财经            发布时间:2018-05-15 21:49:12

近日,国家统计局发布《2017年农民工监测调查报告》。其中的数据进一步证明,2010年以来,农民工老龄化的趋势越来越明显。

农民工趋向老龄化

农民工老龄化的趋势具体表现在:

第一,平均年龄上升。2010年,农民工平均年龄是35.5岁;2014~2017年,农民工平均年龄分别上升到38.3岁、38.6岁、39岁与39.7岁。

第二,每年新增农民工中,50岁以上农民工的数量所占比例越来越大。2014年,当年50岁以上的农民工(即通常所说的高龄农民工)的增加量(597万)第一次超过了全部农民工的增加量(501万)。到2017年,中国农民工数量比2016年增加了481万人,同年,高龄农民工比上年增加了711万人。

农民工从事的主要是体力劳动,因而与高龄农民工相比,青年农民工在体力、反应灵敏度、动作准确度等方面具有优势。正因如此,用工单位总是尽可能使用青年农民工。

近几年之所以会新增这么多高龄农民工,是因为用工单位已招不到青年农民工。就拿2017年来说,这一年,全国16~30岁的农民工减少414万人,31~50岁的农民工仅增加184万人,这意味着50岁以下农民工的数量是减少的。只是因为51~60岁的农民工增加了489万人,60岁以上的农民工增加了222万人,2017年全国农民工才增加了481万人。

60岁以上农民工年老体衰,属于农民工中的弱势群体。如今,连他们都能找到工作,而且2017年其新增数量居然占到当年新增高龄农民工的近1/3。

这些数字给人的印象,似乎是乡村“劳动力蓄水池”已接近枯竭。

乡村并非没有劳动力

乡村真的没有更多可成为农民工的劳动力了吗?让我们来算一下。

2017年年末,中国乡村就业人员数量为35178万;从中直接减去28652万农民工,剩下乡村劳动力只有6526万,似乎确实所剩不多。

但上述估算有一个致命错误在于,估算中的农民工是按户籍口径统计的,而乡村从业人员是按照常住口径统计的。根据2006年第二次全国农业普查的数据,乡村户籍从业人员数量为55511万,常住从业人员为47852万,前者比后者要多7659万。2006年,中国外出农民工数量是13181万,2017年的外出农民工数量是17185万。按比例推算,非农民工的乡村劳动力数量,应该在前面提到的6500万的基础上,再增加1个亿。

如此算来,乡村还有超过1.6亿的劳动力。扣除其中一部分因种种原因只能从事农业的劳动力(例如,通过生产特色农产品获得了满意收入),能够成为农民工的乡村劳动力至少在5000万以上。

照看家属耗费了大量劳动力

从家庭的角度来看,劳动力需要同时承担两种职能:一是通过工作获得收入来养家;二是照看生活上无法自理或无法完全自理的家属(如孩子、老人、病人、孕妇等)。

农民工包括本地农民工与外出农民工。本地农民工就在本乡镇工作,边工作边照看家属没有问题。外出农民工中,有一部分是全家进城的,还有一部分名义上在外县甚至外省工作,实际上离家不远、天天可以回家,他们同样能够一边打工,一边照看家属。但绝大多数外出农民工“工作在城镇、家属留乡村”,无法在挣钱养家的同时照看家属。

外出农民工走了,他们留在乡村的家属谁来照看?现实中,绝大多数家属是由其他乡村劳动力——往往是外出农民工的配偶、父母或亲戚来照看的。以儿童为例,根据全国妇联2013年发布的报告,全国乡村留守儿童数量为6102.55万。其中,父母仅一方外出的占53.26%;父母都外出、与祖父母一起居住的占32.67%;父母都外出、与其他人一起居住的占10.7%;父母都外出、自己单独居住的仅占所有留守儿童的3.37%,即205.66万。不论该报告对留守儿童的定义是否恰当,有四五千万乡村劳动力在照顾这些儿童,应该是事实。

如何满足外出农民工照看家属的需要

本世纪初之前,由于乡村存在大量剩余劳动力,城镇用工极为挑剔。乡村四五十岁的劳动力就是进城,也没有多少人能找到工作。此时,把孩子留给“反正闲着也是闲着”的爷爷奶奶带,爸爸妈妈进城打工,既是农民工家庭也是用工方的最佳选择。

但随着城乡对农民工需求的扩大,爷爷奶奶们的就业已经容易多了。全部外出农民工中,40岁以上的人所占比例,2001年只有12.7%,到2004年上升到15.5%,2011年达18.2%,2014年达25.1%,2017年更达27.7%。城镇用工方希望更多的乡村劳动力能进城打工。与此同时,随着农民工平均收入的增加和农民工对子女教育的日益重视,一部分农民工父母宁可放弃外出打工的较高收入,也要回家照看子女。面对以上变化,以往外出农民工挣钱养家与照看家属相分离的旧格局,正遭遇越来越大的挑战。

那么应该如何应对这一挑战呢?

如前所述,外出农民工中,有一部分人是举家外出的,他们可以做到打工与照看家属两不误。但中国城乡生活开支差距巨大,仅日常消费支出,城镇就是乡村的3倍。因而全家进城只能是一部分收入较高农民工的选择。据《经济参考报》援引国家统计局数据,2016年“农民工最高20%收入组的月均工资已经达到8823元”,相当于当年全国农民工人均月收入3275元的2.69倍。而举家外出农民工在全部外出农民工中的比例,多年来也维持在略高于20%的水平上。这两个比例大体相当,绝非全属巧合。

以上分析表明,如果不解决外出农民工要挣钱就无法照看家属的矛盾,相当一部分乡村劳动力就只能为了照看家属而滞留在乡村,同时城镇却面临用工荒;而要解决这一矛盾,就必须大幅提高外出农民工的工资,使他们能够负担全家进城团聚而增加的生活开支,从而把滞留乡村照看家属的乡村劳动力资源释放出来。

【免责声明】 凡本站未注明来源为投资观察界:www.tzgcjie.com的所有作品,均转载、编译或摘编自其它媒体,转载、编译或摘编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时必须保留本站注明的文章来源,并自负法律责任。 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邮箱:247834384@qq.com
责任编辑:
首页 | 新闻 | 市场 | 科技 | 财经 | 商业 | 地产